铁柱

【巍澜衍生】夜的男人(二)

*OOC

*巧合都是我创造的

*甜蜜的雇佣情

 

小区的房子显然归属于豪宅类,一层楼只有两家户,屋子内部有多大可想而知。尤东东家境一般,从小到大一直是个屌丝,等他毕业工作了,也依旧是个穷苦的设计师。除了在电视中,这么奢华的房子他还真不多见。好容易才下定决心,按了按门铃后,他便局促地站在门口,好在这样的煎熬并不长,门随即敞开。

入眼的是穿着白衬衣高腰裤拿着手杖的沈夜先生。

手杖,一个用骷髅头装饰的手杖,

高腰裤,高档昂贵的高腰裤?

尤东东,非著名设计师,从业虽然时间不长,资历也不深厚,没车没房没存款,对于这样的搭配,他表示不太理解有钱人的审美。

尤东东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打量对方有些过于细致,忙抬头盯着沈夜的脸。

不看还好,这一看,突然懂了什么。

好看的人其实是可以放肆的,即使是土气的高腰裤和骷髅手杖,穿在沈夜身上还是很好看。

“坐。”沈夜开了门,没有抬头看傻站着的尤东东,“哦,好,好!”

他有些蹩脚地走多去,坐到沈夜右边单独的一个沙发上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“看来,你是考虑清楚了?”沈夜转过头,挑着眉问。

“嗯!”

“会做饭吗?”

“……会,炒鸡蛋可以吗……”

“我,是栖息于黑暗之人,我,是暗幕之中的王者,你必须保证我每日的饮食,这样我才能管理我庞大的王国。”沈夜说着,并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卡,“这张卡是我的卡的子卡,你拿去买菜用。密码是541880,里面的钱除了日常买东西,还有给你母亲的医药费。”

“哦,好,谢谢您。”尤东东一时间还不能消化沈夜说的话。

“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,你的房间在客厅的左边,我的房间在你的对面,我的犬马,在我需要你时,你必须立刻出现。”

“……”

躺在两米宽的大床上,尤东东环顾了四周,有点决定过两天就把自己的东西搬来,这空间实在太大了,空空的有些晃悠悠。

虽然老板有点奇怪,但是心底还是忍不住的开心,尤东东翻了个身准备好好睡一觉。

沈夜对他的小保姆很满意,除了有点嘴贱,做饭不好吃,家务干的不好,每天睡得比他早,起的比他晚,看电视看到半夜,沈先生觉得非常完美。

尤东东对他的老板很满意,事情不多,做不好饭就出去吃,洗不干净衣服就买新的,他起来时候已经去上班了,还不会和他抢遥控器,除了说话莫名其妙,尤保姆实在非常满意。

尤东东自从工作以来,每日和沈老板大鱼大肉吃的长出了小肚子,也忘了之前在公司发生的不愉快,心宽体胖,出去买东西都被老板车接车送,实在美滋滋。

今天沈夜晚上有应酬,提前打了电话给尤东东,让他自己吃饭,隐约听见电话那边尤东东有点不开心,沈老板觉得得速战速决,10点钟就到了家门口,按了密码后,沈夜推门进屋,就见尤东东穿着睡衣一脸恹恹地抱着枕头看电视。他缓一拍地意识到有人回来了,才转过头,就看到沈夜正在门口望着他。

沈夜慢慢低下身脱鞋,东东连忙上前,帮他把西装外套拿住,贴近了才发现沈夜身上泛着酒气。

“你喝了酒还开车回的?!”一副不可思议地瞪着眼睛。

还不待沈夜张口,尤东东就开始唠唠叨叨:“这样很危险的,你知不知道很多事故都是因为喝酒缘故引起的。我不是说你会……呃,我的意思是如果别人不小心撞上你……”

尤东东继续说教:“……被警察拦下来检测出来事小,如果出什么事那怎么办……”

似乎他都没意识到他在反复诅咒地星大王夜尊大人。

“够了。”沈夜揉了揉太阳穴,头好像有点痛。

“……”

看到突然被自己吓到的尤东东,沈夜强压住不耐,拉出一个假笑,道:“我知道了,以后不会了,你晚上吃什么了?”

发现对方还在惊恐中未缓过来,沈老板又添上一句:“如果我喝酒了,就打车回来,可以吗?你晚上吃什么了?”

少有的征求意见,明显柔和下来的语气,尤东东余惊未了地点点头:“好的。就我一个人,还没吃。”

“穿衣服,我带你出去吃。”

地星大王觉得自己真是疯了……

星期四

沈夜窝在沙发上喝牛奶,这是尤东东走前给他冲的,他的小保姆前公司打电话让他去取东西,一大早尤东东就走了,还不让他送,最不满意的是今天他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居然一个人在家看浪漫爱情韩剧。

这边走在公司走廊的尤东东有点难过,公司昨天打来电话,说有些设计稿子他还没收走,让他赶紧来拿,这是彻底把他扫地出门了,不过想想自己现在的工作,东东心情又好了点,他想赶紧回家,今天沈夜休息,自己答应给他做拿手炒鸡蛋,下午还想去看看住院的妈妈,尤东东打算赶快离开。

但现在正是上班时分,来来回回的除了客户外,还有很多同事也来上班。

遇见熟人是避不可免的。尤东东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来了。

“哟~是东东啊!你现在在哪儿高就啊?”迎面来的是原来办公室的同事,

尤东东礼貌客气的打了声招呼,却不愿多谈,低着头就想走。

“就是,都没听到你消息啊!”。旁边的女人也凑了过来

尤东东笑了笑,企图掩饰心里的尴尬。

“啊~怎么不说呢?”见他不答话,他俩更想从他嘴里翘出个什么惊天秘密,要不然也是什么不予公众的隐私。

“没,没有。”尤东东无意识地将左手的袋子换至右手又换回去。

这边三个人面面相觑地站着,也引来了许多路过的客户和工作人员的围观。

“这不是设计部的尤东东吗?”

“是啊,他不是因为……那个,被退了吗?”

“谁知道,居然还有脸回来!恶心!”

那些耳边嗡嗡声根本就不加掩饰,反而有心说给人听。

尤东东的脸也开始烧起来了。他又窘又羞,可就是憋不出一句话。他真想哭。

“喂!你们干什么呢!”正拿着笔录正准备回去的赵云澜和沈巍发现这边不对,一看这不是小舅子沈夜最近新找的小保姆?眼看着小保姆的状况不太好。赵云澜忍不住就上前训喝:“没看人家有事要走啊!”转头又对一群围做人喊道:“散了散了,都去上班吧,傻愣着看什么!”

“嘿,你没事吧?”好像这话挺废的,赵云澜看看沈巍,攥着尤东东的袖子拖着他离开。

“喂,小舅子,你有空吗?尤东东在这被我和你哥捡到了……嗯,情况好像……”捏着电话,赵云澜扫了扫还低着头的尤东东,“反正你来接他吧。”

找了家公司附近安静的咖啡店坐下。赵云澜好心地为尤东东点了杯热牛奶。

不到十分钟,沈夜开着他的黑色大皮卡轰隆隆的来了,刹在咖啡店门口。惹得路人和咖啡店内客人的视线都聚焦到那从车上。

沈夜推门而入,无视众人的关注,径自走到尤东东跟前。也不看他,就准备付账。沈巍拦下他,说已经付了,你快带他回去吧。

沈夜点了点头,转身拉起一语不发的尤东东道:“走吧。”语气还算温和,

尤东东起身向赵云澜和沈巍点点头,道声谢,便随沈夜坐上车,绝尘而去。

看到沈夜的时候,尤东东眼圈就红了,坐上车,眼泪更是“唰——”的就下来了。沈夜不说话,开车往家里驶去,路口红灯,他扭头看了看尤东东,小保姆哭的一抽一抽,止也止不住。沈夜暗暗咬了咬牙,觉得胸口左边有点疼,疼的他原本收敛起来的暴戾的本性一下子回来了。

好不容易找到这么满意的小保姆,怎么能让别人欺负了。

【巍澜衍生】笼雀(四)

*OOC

*瞎写都是假的


 身旁朱厚照将他搂在怀里,呼吸平和,已然是睡熟了,裴文德慢慢从他的怀中挣脱,扭头看着皇帝陛下熟睡的面容,他真好看,比他见过任何一个人都要好看,他却也真狠,以将他折磨至此还是不肯放过。他坐起身来,捡了一件衣裳穿上,心神不定地下了床。刚才的情事让他十分疲倦,他走的很慢,腰腹处新纹的字让他每走一步都感到火辣的疼。唯恐发出声音,惊动了人,他连鞋也没穿,赤着双足走出了屋门。


*链接在评论

明天去上学了,没了(X)

【耀瞳】保护者

*OOC

*黑化!展耀X失忆!白羽瞳

*劳模白色儿


       展耀回来的时候,白羽瞳已经睡了,穿着他的老鼠睡衣,蜷在床上一角。不过因为脚步声,白羽瞳很快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展耀看到白羽瞳激灵惊醒进而防备的神情,像个惶惶不安的小动物。他坐下来,挨着白羽瞳,递给了他一个红红的苹果,“小白,你现在很安全”

       见白羽瞳缓过神来,展耀起身去洗澡,不管有没有记忆,他的羽瞳对于干净总有些奇怪的偏执。

       从浴室出来,展耀见白羽瞳正躺在床上看着苹果发呆,展耀和他并排躺在一起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 “没有?你最近每天都恍惚出神。有什么事你告诉我,我帮你参考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白羽瞳有些犹豫,沉默了很久,久到展耀以为他睡着了,才听到他那边轻声要求“我想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   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展耀的声音冷了下来,“你想去工作?”

       展耀无意在这个问题上跟白羽瞳执拗。他本来也没指望白耗子能习惯老实在家呆着,但是上次的事情让他后怕,如果再有一次...,展耀不愿意去想。

       展耀翻身压上来,盯着白羽瞳细长的眉眼“如果我答应,对我有什么好处?再一次看到你被人抓走伤害?”

       白羽瞳缩了缩脖子,展耀从来和他说话都细声细语,他听着展耀有些冷的声音,不自觉地绷紧了浑身的肌肉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展耀这是怎么了。


       展耀找到白羽瞳的时候,他的脸苍白的毫无血丝,血顺着额角滴在脏兮兮的水泥地上,他抱着腿缩在墙角,正再发高烧,透过衬衫,展耀能看到白羽瞳身上大小不一深浅各异的伤,展耀只一眼,就知道他的状态十分不好了,不止是身体,而是精神上的伤害,白羽瞳浑身都在抗拒人的接触。一起赶到的白驰被吓坏了,双手哆哆嗦嗦的,忘了自己要干什么。他去看展耀,他一直很少敢看他,展耀的眼睛,太亮、太锐。现在望过去,只觉看了展耀的眼神更让他害怕,一眼看过来好像一把刀子从皮肉上刮过。

     “快叫救护车!”

       送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休克了,展耀靠在医院走廊的玻璃门上,一言不发,一下不动,直到手术室的医生出来。

     “身上有两处贯穿型枪伤,已经感染了,重度脑震荡,可能会有后遗症,我们怀疑白SIR遭到了审讯,正在等待血液检查,我们初步认为他被注射了药物。是一种新型致幻剂。”

       白羽瞳迷迷糊糊转醒的时候,就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,谁也不认识,除了展耀,他告诉展耀,他在梦中隐约觉得是什么让他不安,让他骨子里冷得发颤,但突然有人驱走了那股寒冷,是熟悉的温度与味道,让他放心下来,他知道那是他的大猫,他有了念想,他不想死掉,他还要和他的猫儿在一起,所以他努力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展耀看着白羽瞳说话时的笑脸,只觉得浑身发冷,如果有一天没有人在对着他笑,叫他猫,他会怎样?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以前从来都是白羽瞳在保护他,迁就他,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有许多人想要伤害他的小耗子,他会让这些人付出代价,展耀的心沉了下去,为白羽瞳掖了掖被子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展耀用了些方法,避开了一直追查的警察,解决了那些人,他带着什么都不记得的白羽瞳回了家,家门口他收到了来自赵爵的短信。

    “欢迎”



*让我们一起欢迎因为小白受伤而黑化的小展哥哥



【巍澜衍生】笼雀(三)

*OOC

*生气的皇上!朱厚照x可怜!裴文德

*双性预警

*各种奇怪的惩罚


皇帝望着他的眼睛,有些心软,但他了解他的裴大人的性格,随后有些发狠的说“朕差点又被你迷惑!没准儿你又会趁着我心软而逃跑”越说朱厚照越怒,“朕将你当做珍宝,捧着含着,你却想方设法的离开我的身边,锦衣玉食的生活你不要,躲在那荒山上过苦日子。朕现在就告诉你,除非死了,否则你永远都得和朕在一起!”皇帝陛下真真是气急了,一番话又是朕又是我,说的又急又快。


*新链接请试试


*昨天科二挂了,很惨,所以裴大人得和我一样惨。

 

【巍澜衍生】笼雀(二)

*OOC

*瞎写

*有假车

*被霸王龙找到的裴大人正要洗鱼


“阿哑——鱼洗好了吗?爷爷等鱼下锅啦——”阿珞从屋里跑了出来,边跑边说,等她跑到院中,却看到小院的门被打开,寒风顺着敞开的门涌了进来。数十个锦衣卫分成两排,整齐的站在门的两侧,数十个人,一点声息都没有。一个裹着白貂披风的青年,站在院门中间,头发被风吹了起来,瞅着阿哑温柔的笑。但他听到自己说的话,表情变得暴戾了起来,他冷笑一声,“阿哑?洗鱼?朕的裴卿不愿在宫中陪着朕,却跑到这小村子里来陪别人装哑巴过家家,真叫朕想不明白。”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OXAFObfe3bsvibvC/ 《无标题》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


【巍澜衍生】绝症(五)(完结)

*OOC

*瞎写,都是假的

*流水账


       三四月份的天气,已经渐渐有些暖了,牧歌在病房里只穿着的薄线衫,我进去给他送药的时候,他正靠着樊伟,听樊伟给他讲故事,“...狮子先生是个霸道的狮子,平时总是欺负花豹,这天花豹去上班,中午刚拿出便当就被狮子先生一把抢走了,花豹先生又羞又恼,眼泪在眼眶里不停地打转,‘真没出息...给你!’狮子先生把他的牛肉便当推给花豹先生‘土豆便当那么难吃还天天吃!吃我的吧...’"噗哧,我和牧歌一起笑了出来,牧歌说狮子先生真可爱呀,花豹先生肯定很幸福。我把装着药的小瓶子递给他,看到他红红的耳朵尖,暗暗地想,现在的牧歌也很幸福吧。之前的牧歌,好像每天都在看书,但他后来告诉我,他其实什么也看不进去,他只是要做点事情来让他的哥哥们不要那么担心,他每天都在笑,但他一点都不开心。不像现在,他会撒娇,会害羞,虽然还是那么瘦,还是和纸片人一样,但是他开始热爱生活,珍惜身体。会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中午吃饭时,樊伟给了牧歌一瓶可乐,这样的碳酸饮料,以牧歌之前的小身板是不能喝的,现在到是可以适当地喝一点了,我能看出来,牧歌挺馋这些甜甜的饮料的。可乐被一点点的喝了下去,露出了可乐瓶子上的字“Je t'adore”,我这个一心学习专业知识的人并不认识,但是我看见牧歌眸光闪闪,眼里漾着喜悦,我好好奇呀,我摸出手机,用手写功能费劲的输入查询。

       Je t'adore,法语,我爱你。

       呕,腻歪,呵,俗套,只有牧歌这种原来每天写狗血情节的小编剧才会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下午赵云澜偷偷带着他那只叫大庆的黑猫一起来看牧歌,像牧歌这样软绵绵的性格,看到这个庞大的软乎乎的猫根本移不开眼睛,当然还有我。我用输液的管子和牧歌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逗猫棒,玩的不亦乐乎,赵云澜和樊伟不知道再旁边说些什么。这一玩就到了黄昏,整个病房都沉在薄暮的光线里,赵云澜带着大庆走了,牧歌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,我也站起来去床尾拿牧歌的病历本,准备记录今天的情况,我才发现我的身上沾满了猫毛,我回头想告诉他,还没张嘴,发现樊伟已经帮牧歌拍掉了一些,剩下的正在一根一根帮他捡掉,牧歌低头看着他抿着嘴笑,夕阳的光线打在他俩身上,金澄色的,透明而发光。

       睡前,我照例去送牧歌的药,他的失眠症状好了很多,但是仍然睡得很轻,我站在他病房的门口,里面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,牧歌最近的精神状态好了许多,但是身体却不是很好,我听见他和樊伟说“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个更好的人,我一点儿也不好”,他说话的时候声音软软的糯糯的,好像在撒娇一样,牧歌自己或许没有发现,每当他面对樊伟的时候,总是会透出一股近乎幼稚的娇蛮来,仿佛是压抑了不知多久、发泄不出的满腔痛苦在作祟。大概人在难过极了的时候,本能地知道自己还能欺负谁,谁会原谅他,包容他,爱他。我听见衣服窸窣的声音,樊伟肯定抱住了他一到夜晚就会变得多愁善感的小病号,细细的哄他。我抬手看了看表,牧歌再不吃药时间就过了,我赶紧敲开了门,头也不抬的把药瓶塞到樊伟手里。关门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桌上刚倒的热水还冒着热气,旁边摆着樊伟切好放在保鲜盒里,牧歌爱吃的水果,

       生活的味道,微小,一丝丝,入心、入肺。牧歌快点好起来吧,和爱你的人一起回家。


       我和我的病人牧歌相处的非常好,

       牧歌为人谦和,外柔内刚,性情温默,说话举动无一不显得意挚情真。

       在医院照顾他的日子不长不短,我怜惜他,我喜欢他,我不舍他。

       我一直明白,我是在跟最坏的疾病交手,这是一种突如其来、痛苦非凡、可以致人于死的痼疾。我的病人要忍受这种长期难熬的病症;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何况现在已工作多年,悲欢离合的经历已经多到让人负担不起来的程度,每次我都只是在暗中祝愿他们康复。

      但是面对牧歌,我却无法再旁观,我望着静静躺在那里的他,捂住脸大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牧歌自杀了。在出院的三年后

       出院的牧歌在哥哥和樊伟的帮助下,仍然做回了编剧,继续给他笔下的人物赋予爱恨情仇,牧歌心思细腻,思维发散的也快,写出来的剧情弯弯绕绕,引人入胜,随着电视剧的播出,加上社会人罗浮生名下娱乐公司的支持,很快,牧歌就火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长得又帅,又有才华,很快就登上了微博热搜,而我,一个拥有他微信的人,每日都要向他人炫耀,这个厉害的编剧,是我的朋友,我俩一起逗过猫,散过步,迎着别人投来的羡慕的目光,我,简直美滋滋。

       国庆节小长假,牧歌和樊伟邀请我一起吃火锅,我欣然前往,见到了许久未见的三个哥哥,韩沉还是很高冷,赵云澜怀里的猫更胖了,而杨修贤,不,应该是社会人杨修贤,和罗浮生越来越像了。

       呵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牧歌是没有变的,黑框眼镜,温和的笑,但是整个人都很有活力,我看到他恢复的越来越好,我真的很开心,樊伟也一点没变,还顶着他那张帅脸,只是他的眼睛一刻不能离开牧歌,里面都是闪闪的小星星。

       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   可是他们忘了,牧歌火了,不再是那个走在路上无人认出的小编剧了。

       形影不离的牧歌和樊伟被狗仔拍到一同回家,被拍到一同吃饭,突然间大量的消息蜂拥而至,堵得人无法呼吸,他们说牧歌被樊伟包养,牧歌会火是因为带资编剧,越挖越深,最后带出了罗浮生。那些被牧歌的帮助在网上被说的那么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狗仔埋伏在牧歌家周围,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动向,他们好像抓住了什么爆点,只要牧歌出现,镜头与话筒就要怼在他的脸上,牧歌再次登上了热搜。那些曾经用羡慕眼光看着我的人,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,这是你的朋友?靠男人上位的男人,没准他的剧本都是买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出门牧歌会被伤害,樊伟就陪他待在家中,

      上网牧歌会难过,樊伟就收起了他的手机。

      其实樊伟和罗浮生很厉害,一周的时间,就找到了买通告的人,为钱拍照的狗仔,被雇刷屏的水军。

      问题解决后,樊伟发了通告,不是包养,是追求,樊伟正在追求牧歌。

      舆论改变了,大家纷纷表示了祝福。事情好像结束了。 

      但是牧歌病了

       痛苦的顽疾再一次找上了他,甚至比之前更加严重。他再一次的无法入睡,无法进食,甚至无法与人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大把大把的药吃下,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   牧歌不愿意去医院,樊伟就陪着他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趁着樊伟去开会,闯进家里的漏网之鱼是压垮牧歌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那人声嘶力竭的咒骂。恶心,不堪的词语,顺着牧歌的耳朵流进了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牧歌用一片碎玻璃划开了自己的右手手腕,这片碎玻璃,曾经是樊伟买来给牧歌养花的玻璃瓶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牧歌病的吃不下饭,一点劲都没有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他划下的伤口又长有深,等到樊伟回来时,牧歌已经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   牧歌留下了很多东西,未写完的剧本,要送给韩沉的新买的手表,给大庆的逗猫棒,甚至还有给我的,我曾经喜欢的明星的签名照,还有一句,写在手机备忘录里的,对不起。

       温柔的牧歌,没有对不起任何人,他才是那个被对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我去参加了他的葬礼,在葬礼上我看到了樊伟,他的黑眼圈很大,下巴上是青色的胡子,脸色苍白。即使这样他仍然那么好看,他以牧歌丈夫的身份,对到场的每一个人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   我上去为牧歌献花,樊伟感谢我时,我看了看他的眼睛,那里什么都没有,黑黑的,空空的,一片浑浊。

      再后来我便不知道了,我还是精神科敬业的护士长,而牧歌,是我最特别的病人,是我去了远方的的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完)

 




【巍澜衍生】夜的男人(一)

*OOC
*20分钟瞎写预警
*夜尊x尤东东

         沈夜坐在一旁听赵云澜和沈巍聊天,“……那个男孩也真是有点惨,他的同事把他告到了警察局,说他性骚扰,他就被开除了。别的不说,就尤东东的小身板,他被骚扰还差不多,”赵云澜转着嘴里的棒棒糖,对旁边的沈巍说到,赵云澜看沈巍没有什么反应,“你忘了,上次案子的目击证人,和我长得有点像,你和沈夜都见过。”说完看沈巍只是点了点头,他就转开了话题。
        沈夜在旁边听着,不动声色,印象里确实见过这个和赵云澜有点像的男孩,高高瘦瘦,呆着一副眼镜,鸡窝一样的发型,是个屌丝。
        沈夜喝了口咖啡,优雅的拿起自己的手杖,和沈巍他俩点点头。告辞了,我要去完成我的伟大事业了。沈夜来到海星生活,简直如鱼得水,凭借着他洗脑的能力,开起了自己的公司,给自己安了一个沈总裁的名头,还有一大批员工死心塌地的为他工作。天底下就是有这样的人,得天独厚,天之骄子,不管是搞事还是搞事业,都难不倒他。
        沈总裁回到了他的公司,但他却没办法把心放在文件上,尤东东这个名字像根小刺一样,扎在他的心上,让他翻来覆去不停的想,最终他把理由归结为尤东东和赵云澜有点像,他好奇罢了。
        赵云澜出任务受了伤,出于人道主义,沈夜决定去看看他未过门的嫂子,顺面好好的嘲笑他一下,他拎着果篮和礼盒,走进龙城医院的409病房,单间呀,条件好,不愧是处长,待遇还真不错,沈夜放下东西,开始笑话赵云澜,一下午,听着赵云澜有气无力的反击,在沈巍严肃的目光里,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出了病房,沈夜听到走廊里传来护士尖尖的声音,“尤先生!你要是再交不上药费,我们就要强制你母亲出院了!我们这里不是做慈善的!你好好想想吧!总是拖着也不是解决的方法!”沈夜瞅瞅了那位不停低头道歉的尤先生,有着面熟。
        尤先生?尤东东!
        沈夜慢慢的跟着和护士说完话的尤东东,他的样子没咋变,还是瘦瘦的,但比起上一次见,眉眼间多了疲惫和愁闷。
        像一只被雨淋了还无家可归的流浪狗。
        可怜的小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。”沈夜停下脚步,叫住了前面的人“尤东东。”
        尤东东转过头来,有些疑惑的望着他“你好,我们认识吗?”沈夜缓缓说道“你是不是丢掉了你的工作,无力支付医药费?”尤东东的表情从疑惑变向尴尬。沈夜接着说“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份工作,并且可以提前支付你母亲的医药费”尤东东听完瞪圆了眼睛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沈夜扯出一个笑容“因为我善良。”
        尤东东更加不解“什么工作?”  “保姆,工资一个月5000,包吃住,还有刚刚说的,医药费全付。你考虑一下,这是名片,想好了给我打电话。”
        尤东东看着手上黑色做底,印着银色的花体字的名片,陷入了沉思。
        欲得光明,先尊黑夜。
        夜尊大人
        电话1888854088
        尤东东念了念, 54088……我是你爸爸?

*请不要打电话